(本文於長榮航空雜誌enVoyage五月號刊出)

「加勒(Galle)是個美麗的地方,城中紅扶桑四處環飾,空氣中是帶點棕櫚香的海洋氣味,走進荷式建築清涼舒爽,城外竹林圍繞。每天入夜前長達一個半小時,落日彷彿帶來亮晃晃的層層簾幕,將天空染成帶點紅褐色的一片金黃,而海浪拍打堡壘外牆則是終夜不歇。」

《火車大市集:16:25從加勒發車的火車》保羅.索魯

PW-Ceylon-Galle1


PW-Ceylon-Galle23


PW-Ceylon-Galle6


PW-Ceylon-Galle15

  

PW-Ceylon-Galle20

就時間來說,前輩旅者寫下對斯里蘭卡南方印度洋海濱小鎮的印象,已有將近半個世紀了,今日造訪斯國斯地,其間差距不可謂不大,其他姑且不論,現下在加勒古城中閒走胡晃,緬梔(或名雞蛋花)和九重葛似乎比扶桑更容易得見,信步之間,隨意四望,竹林好像也並非尋常景物。當然,吹著拂過棕櫚葉的溫柔海風,以雙眼和手機交替追趕落日、捕捉晚霞,倒是依然輕易可行。

PW-Ceylon-Galle2


PW-Ceylon-Galle3


PW-Ceylon-Galle4


PW-Ceylon-Galle5


PW-Ceylon-Galle7

斯里蘭卡是地處印度東南方、馬爾地夫東北方的南亞島國,舊稱錫蘭,更古老的名字則是獅子國,地方其實不大,但卻已是台灣的一點八倍,除非旅者時間充裕,蜻蜓點水在所難免。值得一提的是,斯國境內擁有多達八處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劃定的世界遺產,自然文化兼而有之,其中大多數集中在中南部,此等地利倒是省得旅人費心取捨。

PW-Ceylon-Galle8


PW-Ceylon-Galle9


PW-Ceylon-Galle10


PW-Ceylon-Galle11


PW-Ceylon-Galle12


PW-Ceylon-Galle13

加勒古城正是一處世界文化遺產,貢獻此遺者主要是十七、十八世紀在島上當家作主的荷蘭人,即使在他們之前葡萄牙人已然先來,之後自己又被英國人取而代之。是的,加勒迷人之處正是濃濃的殖民地風情,依然完整的城牆之內,幾條古老狹窄的街道縱橫交錯,兩旁則是已有幾百年歷史的老建築,除了大致保持原貌的教堂、清真寺、廟宇,更多的是經過整修的精品旅館、民宿、咖啡館和一般商家。

PW-Ceylon-Galle14


PW-Ceylon-Galle16


PW-Ceylon-Galle17


PW-Ceylon-Galle18


PW-Ceylon-Galle19


PW-Ceylon-Galle21

古則古已,加勒老城牆絕非中看不中用,2004年的南亞大海嘯在周遭區域(包括加勒新城)帶來毀滅性的破壞,然而荷蘭人留下的城牆發揮了力挽狂瀾的作用,舊城區的破壞因此得以降到最低。

PW-Ceylon-Galle22


PW-Ceylon-Galle24


PW-Ceylon-Galle25


PW-Ceylon-Galle26


PW-Ceylon-Galle27


PW-Ceylon-Galle28

波隆納魯瓦(Polonnaruwa)、獅子岩(Sigiriya)、丹布拉石窟寺(Golden Temple of Dambulla)以及聖城康迪(Kandy)也都同享世界文化遺產之名。前二者以遺跡名之,恐怕要貼切得多,今日造訪早已成為斷垣殘壁的波隆納魯瓦,無非是要瞻仰與想像一座建於十二世紀的花園皇城,其中有幾座保存還算完整的佛像,或坐或立或臥,見證了當時在位的國王信佛之篤。

PW-Ceylon-Polonnaruwa3


PW-Ceylon-Polonnaruwa1


PW-Ceylon-Polonnaruwa2


PW-Ceylon-Polonnaruwa4


PW-Ceylon-Polonnaruwa5


PW-Ceylon-Polonnaruwa6


PW-Ceylon-Polonnaruwa7

在斯里蘭卡的中部平原上,大約200公尺高的獅子岩拔地而起,卓然孤立,覆蓋其頂的是一個略呈長方形、相對平坦的緩坡,與波隆納魯瓦相比,此地甚至連殘壁斷垣都稱不上,岩頂上頹圮殆盡的磚石排列,勉強算是為建於五世紀的皇宮提供一點蛛絲馬跡。今日來此攀爬1,200多個階梯,蜿蜒而上,雖然免不了氣喘汗流腿酸,然而沿途看景,登頂遠眺,倒也心怡身暢,成就感十足。

PW-Ceylon-Sigiriya1


PW-Ceylon-Sigiriya2


PW-Ceylon-Sigiriya3


PW-Ceylon-Sigiriya4


PW-Ceylon-Sigiriya5


PW-Ceylon-Sigiriya6


PW-Ceylon-Sigiriya7


PW-Ceylon-Sigiriya8


PW-Ceylon-Sigiriya9

挑戰獅子岩成功之後,探訪相距二十公里、離地面不過160公尺高的丹布拉石窟寺就顯得輕鬆多了。在一片巨大的天然岩盤之上,五個大小洞穴前後連成一氣,歷經二千多年的積累增益,洞中擁有將近160座大小雕像以及覆蓋面積廣達2,100平方公尺的壁畫,二者共同主題當然就是釋迦牟尼,幾尊雕工精純、規模頗具的臥佛,堪稱亮點中的亮點。

PW-Ceylon-Golden Temple2


PW-Ceylon-Golden Temple1


PW-Ceylon-Golden Temple3


PW-Ceylon-Golden Temple4


PW-Ceylon-Golden Temple5


PW-Ceylon-Golden Temple6


PW-Ceylon-Golden Temple7


PW-Ceylon-Golden Temple8

遠道造訪獅子岩與丹布拉石窟寺,住宿至少一晚是不得不的選擇,而這項選擇也大可不加費心,欣然為之:斯里蘭卡已故名建築師傑佛瑞.巴瓦(Geoffrey Bawa)設計的Heritance Kandalama,一棟位於水庫之濱、森林環繞的飯店,外牆與屋頂覆滿藤蔓。然而住客體驗與自然融為一體的美好時,也必須加點小心,假使門窗沒關好,房外的眾多猴鄰可能就會不請自來,登堂入室。如果想進一步瞭解傑佛瑞.巴瓦的生平與作品,不妨到他離首都可倫坡不遠、名曰Lunuganga的故居走走。

PW-Ceylon-Bawa1


PW-Ceylon-Bawa2


PW-Ceylon-Bawa3


PW-Ceylon-Bawa4


PW-Ceylon-Bawa5


PW-Ceylon-Bawa6


PW-Ceylon-Bawa7


PW-Ceylon-Bawa8

1815年英國人徹底征服斯里蘭卡,康迪遂以本土僧伽羅王朝最後一座都城之姿陷落,然其聖城之名,則必須歸諸於城中的佛牙寺。顧名思義,位於康迪湖北岸、有著金色屋頂的佛牙寺,藏有斯里蘭卡最珍貴的佛教聖物:一顆佛陀的牙齒舍利。

PW-Ceylon-Tooth Temple3


PW-Ceylon-Tooth Temple2


PW-Ceylon-Tooth Temple1


PW-Ceylon-Tooth Temple4


PW-Ceylon-Tooth Temple5


PW-Ceylon-Tooth Temple6

不消說,信徒加上觀光客,佛牙寺平日總是人聲鼎沸,然真正的高潮是每年七月到八月之間舉行,前後持續十個晚上的佛牙節大遊行,長長的隊伍包括千百名依序上場的康迪傳統舞者與鼓手,行進與舞蹈間,他們會打著鼓、揮動鞭子或是揮舞彩旗。此外,幾十頭在斯國擁有神聖地位的大象也扮演重要的角色,它們的身上從鼻子以下都會有光彩奪目的裝飾。

PW-Ceylon-Tooth Temple7


PW-Ceylon-Tooth Temple8


PW-Ceylon-Tooth Temple9


PW-Ceylon-Tooth Temple10


PW-Ceylon-Tooth Temple11


PW-Ceylon-Tooth Temple12


PW-Ceylon-Tooth Temple13

康迪的傳統舞蹈自然是佛牙節大遊行的重頭戲,可無法及時趕上又當如何?毋須懊惱,城內自有多處專門表演的場所,平日排好固定時段,提供外來旅人欣賞。Kandy Lake Club應是此中翹楚,隨著節目開展,觀眾輕易就可發現,男俊女美絕非重點,無論燕瘦環肥,或老或少,台上賣力旋轉翻滾和持續專注敲擊的是一群技巧純熟的專業舞者與鼓手。

PW-Ceylon-Lake Club Dance1


PW-Ceylon-Lake Club Dance2


PW-Ceylon-Lake Club Dance3


PW-Ceylon-Lake Club Dance4


PW-Ceylon-Lake Club Dance5


PW-Ceylon-Lake Club Dance6


PW-Ceylon-Lake Club Dance7


PW-Ceylon-Lake Club Dance8

既有皇城之尊,康迪作為一處觀光名勝,自然不會單單只有佛牙寺一個去處,僅就落腳用膳的選擇而言,昔日英國殖民時期留下的諸多豪邸宅院,稍加改裝,引進現代便利所需設施後,就輕易成為可觀、可酒、可飯的下榻所在。又設若旅者恰好是鐵道中人,進出康迪也可選擇位於近郊、建於1867年的佩惹代尼亞(Peradeniya)老火車站,想像自己就是保羅.索魯亞洲火車之旅的同伴之一。

PW-Ceylon-Kandy2


PW-Ceylon-Kandy1


PW-Ceylon-Kandy3


PW-Ceylon-Kandy4


PW-Ceylon-Kandy5


PW-Ceylon-Kandy6


PW-Ceylon-Kandy7


PW-Ceylon-Kandy8


PW-Ceylon-Kandy9

2010年,斯里蘭卡的中央高地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劃為世界自然遺產,在這一大片廣達將近57,000公頃的範圍內,也涵蓋了錫蘭紅茶的主要產地,但一般人可能並不曉得,直到十九世紀中葉發生一場毀滅性的大規模病蟲害之前,滿山遍野覆蓋此地的其實是咖啡莊園,拜這浴火重生式的決絕轉折,遂有今日滿眼茶綠,陰晴無論。

PW-Ceylon-Tea Country2


PW-Ceylon-Tea Country1


PW-Ceylon-Tea Country3


PW-Ceylon-Tea Country4


PW-Ceylon-Tea Country5


PW-Ceylon-Tea Country6


PW-Ceylon-Tea Country7


PW-Ceylon-Tea Country8

無論是種咖啡或茶葉,大量人力不可或缺,然而斯里蘭卡本土的僧伽羅人始終排斥此等體力勞動,身為莊園主人的英國殖民者,只好從印度南部引進塔米爾人以為因應。一個多世紀過去了,殖民時代早已是昨日黃花,然辛勤不懈的塔米爾婦女依然是今日斯里蘭卡茶鄉最尋常的身影。

PW-Ceylon-Tea Country12


PW-Ceylon-Tea Country9


PW-Ceylon-Tea Country10


PW-Ceylon-Tea Country11


PW-Ceylon-Tea Country13


PW-Ceylon-Tea Country14


PW-Ceylon-Tea Country15


PW-Ceylon-Tea Country16

斯里蘭卡茶鄉遠離塵囂,遺世獨立得有些不太真實,好不容易翻山越嶺來到此地,匆匆來去委實太不划算,總要待個三兩天,拋開所有俗務,靜下心來盡情領受彷彿他世的寧謐與靜美,方可說是此行不虛。有此想頭,列名羅萊夏朵(Relais & Chateaux)精品酒店集團一員的Ceylon Tea Trails絕對是盤桓茶鄉的最佳基地,旗下五棟源自英國殖民時期的平房別墅各具風采,其共通處則是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建造時,目的是要作為負責管理茶園的英國高階主管的私宅。

PW-Ceylon-Tea Trails1


PW-Ceylon-Tea Trails2


PW-Ceylon-Tea Trails3


PW-Ceylon-Tea Trails4

 

PW-Ceylon-Tea Trails5


PW-Ceylon-Tea Trails6


PW-Ceylon-Tea Trails7


PW-Ceylon-Tea Trails8

斯里蘭卡也是個赤道國家,印度洋岸的熱帶海濱風情自有其迷人之處,除了舉世皆然的棕櫚和沙灘之外,尤其獨具特色的是傳統的高蹺立釣(stilt fishing),只見一根木竿直立於海中,竿上釘有短短一截橫木,漁夫跨坐其上,手持釣竿,就此與海中魚群拼比智慧與耐心。

PW-Ceylon-Seaside1


PW-Ceylon-Seaside2


PW-Ceylon-Seaside3


PW-Ceylon-Seaside5


PW-Ceylon-Seaside7


PW-Ceylon-Seaside10


PW-Ceylon-Seaside11


PW-Ceylon-Seaside12

無庸置疑,所謂人是最美的風景,並非放諸四海皆準的一句話,可凡是到過這個島國,消磨過一些時日的人,應該都會同意,用在斯里蘭卡人身上,絕對貼切。當地人十分親切和善,即使素昧平生,在路上乍然相遇時也會主動打招呼,或微笑,或點頭,孩童更是如此,也不管你是哪國人,大聲用英文說聲哈囉通常是他們最立即的反應。

PW-Ceylon-People1


PW-Ceylon-People2


PW-Ceylon-People3


PW-Ceylon-People4


PW-Ceylon-People5


PW-Ceylon-People6


PW-Ceylon-People7


PW-Ceylon-People8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tsgetlost 的頭像
letsgetlost

let's get lost

letsgetlo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